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葭博客

床笫有余闲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者,无业游民,围观群众。持不同证件。时而不明真相,时而眼睛雪亮。

网易考拉推荐

出关  

2005-06-28 01:19: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这个标题,想起来两件事情。一个是鲁迅《故事新编》里的《出关》。一个是《东成西就》里王重阳的出关。前者冷峻而荒诞,后者幽默而恶搞,都是好东西,大笑两下。过去二十六天,弹指一挥间。期间发生无数荒诞离奇幽默恶搞的事情,然后俺就冷峻地看着,忍住没往博客上写。如果写下来,虽不能惊天地泣鬼神,骗两滴眼泪下来还是不成问题的。在这期间,搬了一次家,看了两回病,写了三篇稿子,读了四本书,去了五趟首都机场……这个数字还可以继续列下去。
自从来北京之后,生日里就没有雨了。印象中的生日总是要下雨的,淅淅沥沥,漫无边际的下着,然后打着伞晃晃悠悠的走在或宽阔或逼仄的马路上。今年农历的生日,正是搬家的日子,照例是艳阳高照,阳历的生日亦复如是。很久很久之前,记忆到底还是模糊了,我忘记那天有没有下雨,或者说下了一半的雨,印象很深的是,蚊子很多。一个人对我说,阴历过一个生日,阳历过一个生日,这样我们一年就可以过四个生日了。我已经不记得那一年过了几个生日,以后每年都是一个生日。说话的时候我们都没想到以后会发生些什么事情,语言比起记忆,或许更加不可靠。那个人或者现在已经后悔了说出那样的话,于是,那段记忆便带了些许终结的色彩。如果说以前的记忆还有些亮色,那么今年的生日,则彻底把那些美妙的回忆撕成粉碎,连尘封的待遇都没有了。从此不再像阴霾那样,或高或低,或近或远的在头上盘旋了。如释重负,心情很好。25岁的那天,我解决了一个困扰我好几年的难题。其实这样的心情在三个月之前就有,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不能确认它的存在,因为不大敢相信那是真的。今天和云南女子吃饭,和伊讨论历史包袱的问题,我很坦然的说,我已经没有历史包袱了。
生日那天,正逢着搬家,这个随机选的日子,也算是个纪念。住了快一年半的房子,总是有些舍不得。把老房子拍了很多很多的照片——很多人说俺是一个很怀旧的人,其实并非如是——存档和查档还是有区别的。在北京这已经是第五次搬家了,北京恨不能给每个人像蜗牛一样,装上壳,那其实也是俺的理想之一,俺曾经在一篇随笔里写过类似的话(恋恋马桶)。广厦千万间,都与我辈无缘。恰好最近又在关注房产的事情,就恨不得有揭竿而起的陈胜吴广了。
凌晨做了个梦,一个忧郁的小男人坐在五角场的必胜客里,眼睛很迷离的看着窗外的东方商厦和大西洋百货的灯光,然后那些灯光就不见了。周围一片黑暗,小男人问我,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我说不知道。小男人又问,你为什么不知道?我说,我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小男人说,为什么你也在这里?我说,我不知道。小男人很愤怒,说你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我无言以对。然后,我就坐在他对面,冷冷地看着他。小男人在喝一杯冰柠檬汁,他把柠檬切成小片,很优雅的用修长的手指把汁挤在杯子里,然后把一本《ELLE》翻了5遍。很奇怪的是,ELLE上面有一个我很熟悉的名字。我使劲的去回忆这个人是谁,然而缺无济于事。小男人心事重重的说,很多事情,你越是去想,越是想不出,还不如放下吧。最后,我看见小男人从用切PIZZA的小刀,伸进他自己的胸膛,白色的血慢慢流走,他掏出一个很像橙子的东西,然后用刀慢慢的剔。最后,那个橙子居然被他雕成一个纯色的火焰状的东西,看似非常沉重,他把它放了进去,然后看着我说,你现在该醒来了吧?我倏忽惊醒,窗外已经白了。房间的晨曦向海水般涌进来,我万般温暖。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