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葭博客

床笫有余闲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者,无业游民,围观群众。持不同证件。时而不明真相,时而眼睛雪亮。

网易考拉推荐

对着历史发牢骚  

2005-09-18 00:2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着历史发牢骚——评李零新书《花间一壶酒》

很难想象,一向在故纸堆中埋头整理文献的李零教授,居然也能在闲暇之间抬起头嬉笑怒骂一下。这个自称喜欢研究怪学问的怪老师,此前出版的学术专著大都是关于先秦之前的学问,基本上依赖出土简牍进行研究,专得不能再专,读者少得可怜。他新近出版的杂文集《花间一壶酒》,却渐有洛阳纸贵之势。
民国时期的学者,多是作家,能教书也能写书。如今的学者,多数做不了作家,不能教书,写的书也教人看不懂,既是教授又能当作家的极少,李零算是一位。文科的教授大约是知识分子里最能发牢骚的人,专门的学问不像科学家那样实用,世俗的名气又不若经济学家那样惹眼,发起牢骚来,却是纵横捭阖,饶有趣味。
考古出身的李零,与多数教授不同的是,他涉猎极广,许多看似不可思议无法登堂入室的学问,他却孜孜不倦。卜赌药毒,酒色财气,均在此列。在本书的自序中他称,“夫子不语,学者罕言”,他下笔为文,借古讽今,入木三分,却让很多学者汗颜。由“罕言”而至“汗颜”,使得历来被视作正统学问的学问尴尬立现。
这本书是李零十数年来的牢骚总集。杂文之精髓,全在一“杂”字。这集子是名副其实的大杂烩,正所谓思接千载,神游万里,时而远古,时而当下,或土或洋,或中或西,“随心所欲,恣肆汪洋”。比如说,有人正经八百的写手纸史或者厕所史,很可能会被人当成网上的搞笑帖子。李零来写,那就是旁征博采,引经据典。倘要是去粗取精,增加注释,便是很漂亮的学术论文了。所以,通常文人写杂文,多是些花拳绣腿,银样蜡枪头,学者的杂文,有学问做底子,观点明确,条理清晰,就不由得人不服了。
通常的杂文集以“中图法”归类,当在文学类。李零先生这本书,却在历史类。这是很少见的。中国人有著史读史的习惯,但是著者多是堆砌材料,胡子眉毛一把抓,读者往往陷入对事件和细节的追索之中,反而忘记了著史者的本意。
精彩的史书,还是要把人带回现在,所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粗制滥造的古装剧或许好看,却从不是历史的真实面目,反而亵渎了历史。借古讽今是很容易的事情,难的是告诉读者历史为何会如此,现在又当如何。钱穆有言,史才,史学,史识三者俱备,方可著史。李零的史,就胜在史识。
例言之,李零在本书的《避暑山庄和甘泉宫》一文中谈到了汉、清两个王朝的政教传统:汉族是以政统教,边疆是以教统政,两种“大一统”方式并用。这是真知灼见,很让读者有思考的空间。又比如,谈吴三桂的选择,其实是告诉我们,世上本无所谓选择,都是逼出来的。衮衮诸公的一念之间,实关乎天下苍生。不论著史读史,都是“以人为本”的。
这些面对历史发的牢骚,就是李零信手拈来的一壶鸡尾酒,味道虽怪,却是好酒。虽然他自称玩票,却是老老实实的说事说人,不平之气或隐或现。发牢骚不难,难的是明明白白一击而中的牢骚。以前我读季羡林和张中行的散文,淡如白水,絮絮叨叨像个中妇,有“闲坐说玄宗”的嫌疑。李零的《花间一壶酒》却是烈酒,让人有击筑而歌的冲动。

书名:《花间一壶酒》
著者:李零
出版单位:同心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5年6月
定价:29.8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