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葭博客

床笫有余闲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者,无业游民,围观群众。持不同证件。时而不明真相,时而眼睛雪亮。

网易考拉推荐

鸡年最后一篇稿子历经50分钟诞生  

2006-01-25 18:3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的烟花特别多

南方都市报街谈

每逢旧历年前,在放鞭炮的问题上,总发生些口水摩擦。年年岁岁,一直如此。放还不是不放,说的话,说话的人,都差不多。从1993年开始实施的禁放,到今年多数城市的解禁,13年里,该说的都说了。结果政府还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因为不论禁还是不禁,得罪的都是群众。“民俗论者”和“安全论者”仍然不能达成一致的意见。

禁放后,笔者见过的“模拟鞭炮”,以透明塑料制成,内置五彩灯泡和小型音箱,声光电俱全,也是个好办法。本来我以为“安全论者”和“民俗论者”可以握手言欢了。谁料群众的要求较高:模拟鞭炮闻不到硝烟的味道,而且也比较傻。因为燃放鞭炮获得的快感是全方位的,眼睛耳朵鼻子都是有相应任务的,让任何一个面部器官下岗,都说不过去。
烟花也是如此。我住在长安街边上,“国家大道”两边伫立着无数的模拟礼花。老实说,从视觉角度看,我认为和火药礼花区别不大,但是——高度实在不能和火药礼花媲美,高度,高度决定影响力呀。除了影响力,高度也容易惹火上身。所以模拟烟花依然是银样蜡枪头。于是,两方又接着吵架,一直从上一个狗年吵到这个狗年。
在今年韩国把端阳节申报为世界非物质遗产之后,“民俗论者”趁此机会,要求申报春节为世界非物质遗产,这当然是好事情。中国的春节,在年轻一代心中,远不如情人节圣诞节重要,也没有情人节的玫瑰,圣诞节的福音那样的标志。物质匮乏时代的春节,小孩子想的就是穿衣吃肉放鞭炮,连杨白劳都要买二斤面,扯个红绳。如今,春节还有什么?所以,放与不放,都有道理。
余生也晚,没有目睹到农业社会时期人民群众是如何放鞭炮的,对安全的威胁究竟有多大,政府又是如何处之,是否也有热心的官员和知识分子坐而论炮。据说早先的鞭炮是把竹节扔在火中,噼啪作响,故名之“爆竹”。以今观之,爆竹反而比火药制成的鞭炮要安全些,对人体的伤害也较小。“安全论者”可以玩一把复古主义,但是如今多数家庭使用电磁炉煤气灶,似乎也不便实施。
看来在燃放方式上想解决这个争论,是行不通的了。有没有一种鞭炮,可以让“安全论者”和“民俗论者”化干戈为玉帛,皆大欢喜呢?咱不是给政府支招儿,想想看,警察同志虽然大年夜值班有三倍的工资,但是谁愿意开车到处跑呢。唯一能办到的,就是千方百计提高鞭炮的技术含量与安全系数。四大发明在这一千年里,恐怕只有火药没有任何进步。这样的话,这场纷争将消弭于无形。

网络地址:http://news.sina.com.cn/c/2006-01-27/09128093770s.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