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葭博客

床笫有余闲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者,无业游民,围观群众。持不同证件。时而不明真相,时而眼睛雪亮。

网易考拉推荐

倒春寒  

2006-02-28 01:2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去张中行家里吊唁,在俺家门口的花店里,购了一只花篮,服务小姐说98岁上去世属于喜丧,硬要添几朵毋忘我上去,其他则是白色的雏菊与百合。服务小姐说他们店没有人会写毛笔字,挽联还得我自己写。我一想已经有8年没写过毛笔字,这么蹩脚的挽联放在那些硕学通儒写的挽联当中岂非太煞风景。在报纸上练了几笔,就在挽联上写了,幸亏不是很难看。虽然服务小姐很谄媚的说好,但俺心里还是觉得很不安。
路不是很熟,赶到张家已经4点多了。他家在德外过了马甸桥的一个很隐蔽的小区。家里只有两个女儿对坐聊天,时有故旧友人前来吊唁,放下花篮鞠躬就走。灵堂很逼仄,就是进了门的不到10平米的门厅,大约一半已经被花篮占据了。
张家的有四个书架,书不是很多。行翁自己的卧室兼书房里有三个架子。是2米*0.9米的标准书架。最南边的架子上全是行翁自己的著作,最醒目的是自选集。北边两只架子则是友人赠书。目测了一下,这三个架子的书约有千余册。门厅里的一个书架是非常小的简易书架,是一些很普通的书。最值得注意的是行翁遗照下摆的书。分别是流年碎影、禅外说禅、顺生论。恐怕家人认为,这三本书更能体现行翁的价值吧。略坐了一会便告辞。
晚上从五月花出来已经12点。竟然看见漫天的雪花。已经落了半寸。不晓得从何时起下的。在昏暗的路灯下,极美极惨痛。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