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葭博客

床笫有余闲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者,无业游民,围观群众。持不同证件。时而不明真相,时而眼睛雪亮。

网易考拉推荐

发一段开头  

2006-03-02 03:1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搞完啦。睡觉啦。
标题:中行无咎,都付流年碎影


3210
时。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竹厅。空气仿佛凝滞,时间有如停止。
低沉而幽远的哀乐,在大厅里回响,每个人都黯然神伤。正中的灵床上,躺着一位老人,神态平和而安详。四周的花圈与挽幛,堆成了一片花的海洋。
张中行先生的遗像,悬在墙壁中央,他慈祥而恬然的目光,凝望着远方。
224的寒夜,张中行先生在北京辞世,享年98
岁。
近日里连篇累牍的报道,才让不少人知晓,其实每个人的少年时期,都曾深受过张先生的教益——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张中行参与了多套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与审读工作,无数学子从中受惠。
张中行的成就,又不仅仅在于编辑。他并无教职,却仍被燕园学子奉为“四老”之一;他写的《负喧》系列,被誉为“当代《世说》”;他涉猎广泛,治学遍及文史、哲学、佛学、书法、金石等诸多领域,著作凡数百万言,是名副其实的“杂家”。
在这一个“老陈凋谢,晨星寥落”的时代,张中行的逝世,再次让人叹惋不已。这些苍凉的背影,定格成一个黯淡的黄昏,没有什么能够挽留。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