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葭博客

床笫有余闲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者,无业游民,围观群众。持不同证件。时而不明真相,时而眼睛雪亮。

网易考拉推荐

推荐纪录片《圆明园》  

2006-09-21 01:5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
年前的秋天,我是一个六年级的小学生。忘掉是因为什么节日或是纪念日,学校组织一个演讲比赛,主题大约是“勿忘国耻爱我中华”之类。我的演讲稿是托一位中学语文老师写的,他的名字叫唐江澎。
因为患有小儿麻痹症,他行动不是很方便。我登门去取演讲稿之时,第一次看到拄着拐杖的老师,油然而生敬意。这位老师后来去了无锡锡山中学做校长。我大学里有两个同班同学就是他在无锡的学生。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那里。我在南京的时候,拿到他的电话号码,一直没有勇气去打。
稿子的内容现在当然忘记了大半,如果我愿意翻出小学的档案,还是能找到。整个基调很灰色,很压抑。我那天是第一个登台的,面对着两千名学生,我的语调也很灰暗,一开始,每个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那篇演讲稿的开头就是以圆明园开头。
在那篇稿子开头,我第一次认识了诸如“美仑美奂、琳琅满目”这样金碧辉煌的成语。随后,“这座号称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被英法联军付之一炬。西北方向飘来的浓烟,笼罩了整个北京城,弥漫的大火燃烧了三天三夜。”指导演讲的老师特意强调,背到这句的时候,语速一定要慢,尤其是最后一句。
那次的演讲最后被评为第一。我当时把那篇稿子倒背如流,那也是我第一次对圆明园的认识。中学历史课本里的大水法残迹的照片及叙述,并不能勾勒出这座万园之园的宏伟景象。圆明园对少年时代的我来说,似乎只是四处飘荡的浓烟与形色匆忙的外国士兵构成的一个残缺的画面。
后来看了电影《火烧圆明园》,仍然不能印证我对这个已经消失了一个半世纪的皇家园林的全部想象。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圆明园有多么宏大,多么绮丽,多么雅致。99年,我第一次到北京,在圆明园外驻足良久,感情极为复杂,我想象中的每一寸焦土都会让人撕心裂肺。我于是打消了进去的念头。那段日子,我住在北大北门附近,每天都要经过圆明园的正门,但似乎从不敢仔细地去看一眼,怕自己承受不了。
第二次大约是非典期间的一个下午,阴霾满天,带了本书,突然想去圆明园小坐。于是就战战兢兢进去了。一些长廊和石径已被修复,我仍然没有勇气去看大水法的残迹。稍坐了一会,便沿着福海东岸到北岸再到西岸,最后从101边上出来。还是觉得对自己太残忍。
昨天在报馆,跟一个实习记者说要做纪录片《圆明园》的报道,但是我没有想好怎么做。我觉得自己完全陷入了自己构建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当中。她承载的东西实在太多,却又从何说起?圆明园是以中国的山川地形设计的,象征了中国当时的辉煌。火烧圆明园便成为一个具有标志意义的事件。一个半世纪以来,她就像躯体上的一个显著的深刻伤痕,永远无法用任何方式去修复。
今天晚上抽空去看了最后一场的《圆明园》。片子很好看,以三个外国人的视角来展现圆明园的创造及毁灭过程。历史人物的还原景象做得不错,但是我最关心的还是圆明园的真实景象是什么。但是发现3D效果做得一般,依照图纸复原的景象,还是和心目中的圆明园相去甚远。
即便如此,已经使我紧紧抓着座椅,来抑制自己的如鲠在喉的感觉。要是在少年时代,我想自己会哭出来的。就爱新觉罗氏而言,那是一个避暑消夏的园子,就技师百工而言,那是凝聚着智慧与创造的艺术品,就修园子的数万工匠而言,那是他们的汗水,就中国而言,那是整个国家的象征。
以民主先驱国家自谓的英法两国,永远无法洗脱抢劫的罪名。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自鸦片战争开始,但是真正刺激到中国,还是火烧圆明园这一事件。我此前写过一个关于鸦片战争的书评,但是看了这个片子之后,觉得自己对他们的态度太过容忍了。农耕文明、工业文明之外,焉知在清代末叶,不能诞生出另一种现在的人们无法想象的文明形态?而偏偏要在坚船利炮的威逼之下,走上西方划定的一条路线?
在给纵横周刊的另一篇文章中我曾提到,“对于中国历史的研究(事实上是中国所有的社会科学研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都是从欧洲经验出发的,甚至中国的学者也不例外。西方经验是不是建构一般知识的标准起点?能不能以中国固有的逻辑去把握中国历史,便是李约瑟第二个难题的核心。”
然而历史不能假设,我不能像项少龙那样回去看个究竟。历史就是已发生的无数个偶然造成的,但是她并不能推出一个必然。所谓的螺旋上升的论调,显然不合时宜,尤其不符合中国的近现当代史。回首一百年前,与今日相比,除了物质技术的差别,并无明显变化。
200
年里,在前100年,被他人凌辱,后100年,被自己人凌辱。民族的悲剧依然没有终结。200年在历史长河中,不过白驹过隙的一瞬,一个人在200年里,亦何足道哉。


相关文章链接:
http://jajia.spaces.live.com/blog/cns!4d400b4e3183e3d8!1115.entry
http://jajia.spaces.live.com/blog/cns!4D400B4E3183E3D8!1545.entry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