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葭博客

床笫有余闲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者,无业游民,围观群众。持不同证件。时而不明真相,时而眼睛雪亮。

网易考拉推荐

观选日记3月19日  

2008-04-07 17:4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19日 台北 阴 转晴
早起换了一个宾馆。随后和P先生先后去谢长廷总部和马英九总部。
今年台湾的选情比较冷,声势远不如往届大选来得浩大。一来可能因为选民也渐趋理性,二来,这两位候选人的个性都是那种不事张扬的类型。谢长廷总部的人比较多,去的时候,正赶上他们要面向外国记者开一个记者会,老外们还没有到场,我就看了看谢的文宣以及纪念品,CD、DVD、海报、书、小册子、T恤衫、钥匙链、手表等物一应俱全。大都售价在100块钱上下,限量发行的手表要贵一些。
人们坐在椅子上三三两两地聊天。记者工作室在隔壁,跟各部会的格局一样。义工们则忙忙碌碌地售卖东西,时不时跟来参观的人介绍情况。总之态度很积极热情,而且他们对谢都极有信心,聊天也都蛮开心的。
有个老婆婆主动拉住我,跟我说,马英九的一中市场对台湾影响很大,我儿子现在一个月赚九万,一中开放后,就只能赚两万了,生活都维持不下去,我们要投真正的能守卫台湾主权的人。马英九想做副主席,去对岸做好了,我们不要这样的领导人。我想,这可能就是基层发动的小脚委员会和耳语者吧。
相比之下,马总部就比较冷清。整个房间里就五六个义工阿姨,也很客气地跟人打招呼,给人塞文宣和CD。他们这里不卖纪念品,只有文宣。房间有个大屏幕在放新闻,人们都端端正正地站着等人进来,之间也不大说话。
我们出来后,去转角的记者室。在门口遇到了一个马的支持者,开了一辆厢式车,四周是他自己写的文宣——政党轮替,拒领公投票。他跑过来问我们,你们是记者吧,我有个大事情要透露给你们,我今天要去重走三一九的路线,戳穿民进党的阴谋。你们赶紧让南部的记者准备一下,这是个大新闻。我们说好,他很客气地要求我们给他的车子拍照,还拿起马营的海报,举起来让我们拍。
P先生说,这样的支持者很多啊,要是都去报,记者不要忙死。昨天的苹果日报报道,前天有个马的支持者自杀了,因为四个笨蛋去踢馆,他觉得对马英九的选情影响很大,就开煤气自尽了,遗嘱写了好几份,其中一份就是给马的。
记者室外间没有一个人,甚至连门和灯都没有开。我费劲地推开门,冲到里间的记者发稿室,一共三个美眉在那里,一个是记者,在上网,一个是义工,在看报。还有一个是马营的新闻助理周守真,是周守训的妹妹,很客气地换了名片,聊了几句就走了。出来去小马哥工场。这里才是卖纪念品的地方,最多的就是九万的麻将牌。
随后经过总统府、二二八公园。总统府是可以进去参观的,周一到周五上午9点到12点,随时就可以凭身份证入内参观。随后到立法院后面的德也茶喫吃中饭,跟P先生夫妇与联合报的H小姐吃饭,聊了聊选情。随后去立法院后面的青岛路蜜蜂咖啡喝咖啡。谁料遇到许荣淑。她跟一帮同学在这里喝咖啡,都是国小的老同学,还给我们秀当年的照片。我问她可以拍照么,她大大方方地摆在桌上让拍。后来还主动拿了另一张照片过来问我,你还要不要拍?
这个咖啡馆几乎是立法院的小办公室,记者在这里经常可以见到立委。很多新闻都是聊出来的,立委开会吵架,会到这里来乔事情。重大事件,则去旁边的一个高档会所去乔。这个蜜蜂咖啡馆就在立院议场的对面。最明显的标志是,这幢楼有个招牌是柯建铭工作室,很大的牌子。
下午,我跟H去谢总部。谢长廷下午在士林有扫街。我们坐谢总部的车子到了士林的延平北路以后,到处都是转播车和长枪大炮。记者如果愿意,可以上竞选车前面的电视车,方便路上拍摄。我跟H费劲力气爬上去,发现上面站满了人,几无可立足之地。因为中间楼梯间是空的,H担心我掉下去,就跟我说我们不用跟这个车,别的车也可以的。这个时候听到人群的骚动,来了一辆黑色的车子就停在路边,谢长廷从里面下来,人群大喊谢总统,谢在众多摄像机和话筒的包围之下,很艰难地上了装了防弹玻璃竞选车。
在我回头继续拍后面那些支持者的车辆的时候,转头一看,谢的车子和记者的车子都已经走了。警察这个时候才让那些等候在警戒线外的车子走。H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不见了,现在车子已经走了,她挺担心我。我说我打车直接去目的地等吧。后来就拦了车直接从士林到北投的关渡宫。
在路上,司机说他铁定要投票给谢。但是他承认,如果大陆民主化搞好,他支持两岸统一,并且说,他周围的绿营支持者,是对大陆失去希望之后才挺绿,如果大陆愿意跟台湾一样,统一他们一样支持,这样也没什么意识形态了。
到了之后发现警方已到。许多支持者在院子里大喊冻蒜。再一看,凤凰的一个记者和中视的一个,还有东森的一个,都已经等在那里,因为之前也只是通过电话,我也没打招呼,就混迹在人群里四处张望。
有个支持者开着车子在关渡宫外面来回走,拜托乡亲给长昌一票。两只狗跑来跑去,那是相当没有秩序,我想起以前邓志鸿在模仿秀里说,白晓燕事件里“台湾净空做得不好,狗也在那里跑来跑去,要是在这边,我公安武警拉出一条净空。”本来是行程是3点40分到关渡宫,人们一直等到4点一刻,谢的车子才来。前后都有支持者在放鞭炮。警察帮忙维持交通秩序。
谢的车子远远从街角过来,我站的位置正好是二层的露台,是拍摄的最佳地点,底下的情况看的很清楚,我正在狐疑,我这个位置应该是特勤组的位置,为什么会留出来给群众。转身一看,两个特勤人员就在我身后,警惕地四周看。谢从车子上下来,就是无数摄像机围住,四五个保安把他围得很严实,但人群实在太挤,才上了两步台阶,就发现谢不见了,原来周围的人涌上来,他个子低,被埋在里面,从上面都看不大见。
谢一边走一边回答记者的问题,中视的美女记者没挤到跟前,很快就被人流推得不见了。我赶紧冲上去,对着谢及人群猛拍。谢径直走进关渡宫里面,人群让出一条路,义工像警察一样站在两边维持秩序,谢屁股后面跟了无数记者,很多老外操着国语在借光走道。人群很有组织,看得出民进党的选举动员做得比较好。
进去之后,他上了台,关渡宫的道长上去讲话,随后谢讲话。全程是闽南语,因为谢是北投人,这里是他的家乡,他提到从小就在关渡宫这里卖菜还是买菜,希望他的乡亲帮助他什么。其他的我也听不懂,反正周围的人很high。谢的特勤让大家给摄像机让出一条净空,方便拍摄,其他支持者则在后面大喊谢总统冻蒜。
谢讲完话以后,道长送给他一个篮子,寓意“力挽狂澜(蓝)”,人群鼓掌叫好,随后谢在人群的簇拥下往外走。我之前先从大厅里撤退出来,因为相机给我拍得没电了,手机又慢,就等他出来。院子里三辆车,谢上车前,给记者也回答了几个问题,正好我站在商务车右侧的车门的位置,谢从车后转过来,离我很近很近,就上了车,我其实有问题问他,但是这种场合,也不可能给你回答。
车子绝尘而去。人群还在欢呼。我下去跟H坐上谢总部的车子回市区。路上见到圆山饭店,很宏伟的中式建筑。这时候,已经快6点了。在谢总部下车,乘公交车回到宾馆,略做休息,就跟F一起去大安森林公园。今天晚上,谢长廷苏贞昌一起给西藏祈福,有个造势晚会。(以下删去2600字)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