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葭博客

床笫有余闲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者,无业游民,围观群众。持不同证件。时而不明真相,时而眼睛雪亮。

网易考拉推荐

观选日记3月18日  

2008-04-07 17:0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 阴 时有大雨、暴雨
早起去行政院新闻局领取记者证。台北的出租车很方便,起步价70块,每公里价不知道,反正从宾馆打车到新闻局70块,从新闻局到TVBS大厦80块。出租车很干净,坐垫和玻璃都一尘不染,脚垫像是刚洗过,没有一点泥泞,丝毫不像下雨天的样子,当然也没有北京出租车里那种具有阻力作用的异味。每个司机都很客气,一上车就用标准国语问你去哪里,请系好安全带之类。下车的时候,司机连说好几个谢谢。只要你不让他把车子停在马路中央,其他什么地方基本上都是可以停车的,也没有交警来开罚单,整个大街上,我还没有看到交警。
行政院新闻局的楼极破,四层,貌似50年代的建筑,还不如海淀区羊坊店街道办事处豪华。如果不仔细看,很可能会错过标有“行政院新闻局”的那块小牌子。没有门卫,进了大门,就有一个漂亮美眉问: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态度极好。我说明来意,她即带我到里间。他们准备了一摞记者证放在桌上,等着观选的记者们来领。我的名字后面写着“缺”,她立刻致电科长,然后告诉我,我的证件还没有制作,但是稍等5分钟就可以制作完毕,希望我在新闻中心等一下。
我进去新闻中心,房间不大,约有40多平米,中央布置得像个记者会现场,几排简易椅子面对着一个沙发。后排放了一张茶几和沙发,我坐下来,立刻有人送上一杯热咖啡。后面的墙壁上镶着11个电视屏幕,上面10个小的,全是台湾的电视台正在播放的节目,有5个都在播温总的记者会,5个在播Tibet,下面一个大屏幕,却是CNN,播的也是记者会。房间两侧像网吧一样摆了20多台电脑,都开着,各个媒体的记者随时可以使用,当场发稿。
新闻中心还有几个老外记者,我听见有个人操着非台湾腔的国语,转头一看,貌似在哪里见过。结果那个人也盯住我看,两人看了半天,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跟他在北京吃过饭。我说,您是不是在北京参加过纵横周刊的饭局?他连称是,原来是中日新闻的社论委员清水美和。两人聊了一阵子,说到Tibet,毒饺子事件等等。正说话间,已经有美眉把记者证送下来,连同新闻局制作的大选资料夹一起拿给我,并且连声道歉,说让久等了。
此时,新闻局的联络室的一个人也加入我们的聊天,评价温总的记者会以及热点事件等,貌似很懂大陆。他夫人在上海的台资企业工作,去过大陆几次。后来我出门,此人一直送到大门口,还问我要不要伞,那时雨下得正紧。我说打个车就行了,他等我车子走开才进去。新闻局在台湾就是个服务机构,报纸电台电视台跟他们非常熟,他们几乎天天都有记者会,随时解释或者发布新闻。
随后到凤凰台的台北站去,杨锦麟他们还没来,据说是明天到。跟他们聊了一会儿,随后就回宾馆休息,吃午饭了。下午出门随便溜达,途径立法院,也没有门卫,房子很老旧,有些墙皮都脱落了。倒是车子络绎不绝进出。后来便到了国民党的旧中央党部大楼,如今是财团法人张荣发基金会。马英九说这个大楼豪华舒服,不能够卧薪尝胆,把中央党部搬到了八德大楼。但是马路上响起警报声,许多车子自觉靠边,我以为是中央领导出行,正要看个究竟,原来是台大医院的救护车路过。
随后走到自由广场。这个五间的牌坊很是宏伟,前不久,上面“大中至正”四字被民进党政府换为“自由广场”,有很多鸽子飞来飞去。雨已经停了,不过广场上没什么人。偶尔会有一对情侣悠闲地散步,还有几个老外在拍照。广场很大,尽头就是俗称中正庙的中正纪念堂,如今改名台湾民主纪念馆。左右两侧即是国家音乐厅和国家歌剧院,都在装修,也没什么人。广场中央立着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水泥栏杆已经破损不堪,也没有卫兵保护。
中正纪念堂的台阶比较高,与大中至正牌坊一样,都是水泥修的,涂了白漆,乍一看以为是汉白玉呢。纪念堂免费开放,里面陈列着几张大照片,都是民进党怎么搞民主运动的,还有胡适、黄顺兴等人的著作照片。藻井镶着国民党党徽,正中则是蒋中正的正面坐像,极高大。两侧的墙壁上刻着二二八受难者名单,一排排很是触目惊心。
大厅里有几个中学生席坐在地上画画。只有一个工作人员看守,还给游客发放民主纪念馆的材料。民进党搞这个正名太匆忙了,本来他们有更多的东西可以陈列,现在这些东西都不伦不类,看过的人也搞不明白台湾的民主进程,教育部这几个猪头,搞正名也不好好设计一下。站在纪念馆前看广场,觉得这就是台北最大的空地了。也许,只有专制政权才能修这么大的广场,现在要想在台北搞拆迁,太难了。我听说好多市政项目落实不了,不是政府无能,是政府太怕老百姓。
随后去凯达格兰大道,又听到警报声,我以为阿扁要出街了,赶忙一看,又是台大医院的救护车。其他车子纷纷让路,秩序井然。在台北,没有行人在人行道上闯灯的,哪怕就是没有车,只要是红灯,就耐心地等。车子和摩托车看到黄灯就立刻刹车。人行道上,车子是要让人的,因为我在北京让车子先走习惯了,每次就停下不走,让车子走。结果每次都是司机给我挥手。
面对凯道,右侧是国家图书馆,左侧是外交部。外交部也不大,四层楼,像危房一样,破旧不堪,也没有门卫。我看很多人不用填单子就进去了。外交部门口挂了一个条幅,“加入联合国”。其实,在我看过的台湾中央政府大楼里,外交部还算是大的。只有20个邦交国,按照他们政府节俭的习惯,是用不着那么多办公室的。
外交部再往前(原谅我今天还没有搞清楚方向),是介寿公园。中间有一尊塑像,是林森的,国民政府迁台之后,在这里给主席林森塑像纪念,蒋介石题写的字。当年陈水扁当市长,要改台北很多有中国印记的路名,要跟沿路的单位谈判征得同意,结果只改了这一条介寿路,因为介寿路上只有国家图书馆和外交部两家单位,很好谈判。他们政府办事效率太低了,立法院又太认真,不肯举手配合,所以干这些坏事都挺难的。
我后来专门问台湾的朋友,领导人出来会不会净空让路。他们说会,但是不会太影响交通。有次吕秀莲去干什么事情,马路上塞车太堵,但是另一方向却不堵车,于是过去逆行,那条路堵了有5分钟,第二天报纸电视台纷纷大骂,说是损害民众利益。
凯道尽头是总统府,塔楼上挂着“台湾加入联合国”的标语,两侧有两张巨幅海报,UN FOR TAIWAN。两侧的路上各有两个持枪的宪兵,门口却只有一个。正面的警卫总共5个,周围停了一坨车,基本都丰田佳美或者本田雅阁这种的,很少见更大排量的。总统府右边的路旁,便是赫赫有名的北一女中,校园很大,美眉很多。再过去,是司法大楼,法务部、财政部等,法务部的楼还比较新,财政部的楼,简直——我举个大家都熟知的地方吧,有点像《功夫》里的那个大杂院——但是干净多了。
随后打车去台大。大门很小,不如我们社会主义的幼儿园。进了门右手就是傅园。一个很像希腊神庙的大理石建筑,中央放着傅斯年的骨灰。周围极为安静。台大校园巨大,都是一个个红色基调的大楼,分列在中央的棕榈大道两侧,每个楼或者是几个系或者是一个系。中间的棕榈大道宽阔笔直,尽头是图书馆,不像我们这边,进门就是校长办公楼或者行政楼。校园来来往往的学生很多,车子很少。半天看不到一辆汽车。
从台大另外一个门出来,居然走迷路了。大约走过了三站捷运站,到了忠孝复兴站。本来我以为台北会满世界都是竞选海报,结果没看到几张。这个站边上就有一张马萧的海报。坐等P先生过来,手中的苹果日报的头版是卢靓指控澎恰恰性骚扰的案子,被地检署驳回。剩下看了一下两会报道,还有Tibet的事情,如你所知,有你所未知。
P先生来,带我去敦化南路的诚品书店,24小时营业。挑了一坨,6000多块。一些朋友委托的书也没找到,还会再来一次。路上经过一幢不起眼的公寓,他说连战以前住在这里,大家都知道,因为这楼着过火,上过报纸。晚上去士林夜市,大开眼界,好吃的东东太多了。
此外,台北街头的漂亮美眉太多了,有目不暇接之感。我的感觉,10个美眉里,有7个直接拉去做化妆品广告,而且是使用产品后的那种,剩下的做宾馆前台迎宾(台北的酒店是喝酒的,有人陪喝,不能住,因此酒店和hotel不一样)。台北美眉敢穿,衣服搭配得特有味道,很少看见浓妆的,基本是淡施粉黛,捷运站里最多了。
回来的时候,在捷运里,我们遇到了陆委会的一个处长,相当于这边的正局级干部,却背着一个大书包,拎着塑料袋,说是去接孩子,看起来就像个普通职员。P先生坐捷运回家,这个处长跟我一起出站,路上聊了一些情况。出了捷运站,他很礼貌的握手道别,说有什么相关的事情可以找他。
回到宾馆后,P先生专门打电话过来,问我跟那个处长聊得如何。我只是表示说在捷运里见到这样级别的干部太难得了。他说一点都不难得,他还见过正部级的坐捷运呢,没座位,都站着呢,不是视察,不是体察民情,不是搞城建调研,是上班。今天就写到这里吧。明天去马英九和谢长廷的竞选总部。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